子木流歌

是去年写的,后面因为学业没有再玩了,但依然喜欢着许墨。

隔壁的人已经很久没回来了。自从上回无疾而终的郊游足足有半个月,你每天为着节目策划忙碌,闲暇下来总会想到那天的梦境。

香樟树下跟许墨同名的小男孩给小女孩看自己的画,第二天暴雨中马路上都是血迹,躺在地上的小男孩奄奄一息。

你转头时看到许墨不似平常温柔的笑着,只是垂着眼,没有丝毫感情的看着小男孩微微颤动的手指。

你知道,那是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比起温文尔雅的许墨,那天的许墨更接近真实。

你惊讶于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他在你眼里就是帮了你非常多忙,总爱逗弄你的朋友。

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一点,你揉了揉眼睛,坚持不住的准备到床上休息,朦胧间你好像听到了隔壁房门开锁的动静。

你一时间清醒过来连忙打开了门,正在开锁的许墨看见你走出来有些讶异,随即露出了惯有的温柔笑容:“还不去休息吗?已经很晚了。”

“你有多久没睡觉了?”话一出口你就懊恼了起来。自从知道许墨可以三天都不睡觉后,你就担心着他的睡眠,没想到这么久没见你脱口而出的会是这句话。

许墨像是没有料到你会问这个,笑眯眯的用修长手指扶着下巴思考:“嗯?大概有一周没睡觉了。”

这回你没像上回惊讶的叫出声,只是叫住了他:“你可以在这里等我一下吗?”

许墨像是对接下来你想做什么很感兴趣,欣然应允:“当然可以。”

你回到家里把钥匙放进口袋,然后走到许墨身边,当着他的面果断的关了自己的家门。

“走吧,我去你家监督你睡觉。”

这是你第一次对他摆出了稍加强硬的态度,以往的你总是被他牵着走。

许墨没有拒绝就打开房门让你走了进去,或者说,他从未拒绝过你,无论什么事。

房间里的摆设一如主人在家的时候,研究资料和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整整齐齐的摆在桌子上。

许墨从厨房出来,递给你一杯热水。

“如果你没过来的话,我说不定真的会继续整理研究资料。”

你接过水,闻言,认真的看着许墨,像是在控诉。

许墨注意到你的眼神,也收起了笑容。

不知怎的,你的目光移向了他的眼睛。

很少看到许墨没有笑,让人从眼睛看到他的真实情感。

很显然,他的眼神带着些许疏离,但又不是平静无波,更像是秋天的大海,不时有风吹过,带起一阵阵波澜。

你眼睛眨也不眨注视着他,像是借着许墨的抽奖券抽到的那台相机,记录着新奇的一面。

最先停止对视的是他。

“你想怎么监督我?”许墨的声音带着笑意,刚才仿佛是另一个人的许教授一下子回来了。

被自己的想法逗笑的你没有注意到许墨的话。

许墨对你笑着重复了一遍。

明明是你提出来的,从许墨的嘴里说出来的,你却一下子红了脸。

“我可以坐在你旁边等你睡着再回去。”

“像上回我在医院陪你那样?”

“对,像上一次你在医院陪我那样。”

许墨轻笑一声,配合着躺到了沙发上。

“你不回到床上休息吗?”

“我在沙发上休息的时间更多。”

你还在思考怎么劝说许墨躺到床上休息,就先注意到了伸到你面前的指节分明的手。

望着许墨的笑容你马上想起了刚刚的对话,像上回在医院一样……上回你住院挂点滴,许墨怕你睡着的时候压到,握着你的手在你旁边坐了一晚上!

你害羞的红了脸,却也毫不犹豫的握了上去。你的体温似乎比许墨高一些,你想将对方有些冰冷的手变得暖和一些,于是握的紧了一点。

对方如你所愿的乖乖地闭着眼睛休息,呼吸很平稳,你无法判断他睡着了没有,只是静静地用眼睛描摹着他的五官。

突然的,困意向你袭来。睁不开眼睛的你趴在沙发旁边睡着了。

确定你睡着后,许墨睁开眼睛,就着你们握着的手把你抱了起来,然后推开了房间的门把你放到了床上,替你盖好被子。

他一开始就是这么计划好的,特意把房间空了出来。今晚他不会用evol控制你的梦境,只希望你一夜好梦。

向来平稳推进计划的他此刻带着难得的迷茫,没有放开两人始终交握着的手。

“怎么办,你好像逃不走了。”

竹马

夏季总是阳光灿烂热得像是个大火炉的家乡这几天破天荒的下起了雨。
都说雨声催人入眠,但每到下雨天我反而醒的更早。现在是早上六点,我睁开了眼睛,而背后还没醒来的宋铭在我想转动转动身体的时候收紧了抱住我的手臂。在确定他没被我吵醒后,我小心翼翼的下了床,走到客厅的阳台蹲在地板上看窗外淅淅沥沥的雨。
现在我跟宋铭处在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状态上,顺带一提,我已经二十三岁了,跟宋铭相识十七年,终于结束了十年的爱情拉锯战。说起来,明明确定关系以后应该感到安心的,我却比之前更为焦躁,这是为什么呢?
窗外雨势加大,我看着雨滴消失在楼下的绿化丛,自己的庸人自扰却无法消失。打断我思绪的是背后传来的声音。
“被雨声吵醒了吗?”由于刚醒来,宋铭的声音带着些嘶哑,许是急着过来找我,没有戴上放在床头的眼镜,只好微眯着眼睛走过来确认我的状况。
我点点头,轻轻应了一声,伸手抓住他向我伸出的手,很快被他拉了起来一把抱在怀里,与此同时他还用下巴蹭了蹭我的发旋。
“再睡一会好不好?”昨晚我熬夜看书,睡得不算早。
我向来无法拒绝他,于是被他牵着手乖乖回到卧室,为了让我更容易睡着,他还把空调调低了一度。
虽然躺到了床上,但我没有多想睡觉,我伸出手指戳了戳旁边人的手臂:“宋铭?”
“嗯,怎么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快要睡着了。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这句话一出口,气氛就变了,沉默到连外面的雨声都听不见了。
背对着我的人转了过来,眼神是从未有过的认真:“没什么不好的,以后也会一直这样的。”
可能是因为宋铭早些年的淡然,确认关系后我一直在质疑我们在交往这件事的真实性,而他反倒成了最坚定的那一个。
宋铭似乎不需要我的回应,再一次把我圈到了他的怀里,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我的背:“下午我们在家看看前一段时间上映的电影。”
“嗯。宋铭,你知道吗。”
“什么?”
“我一直都很爱你啊。”
我没有听到他说话,但是背后的叹气让我知道了他的感受。
“我知道,谢谢这么多年你没有放弃。”
最开始的时候我只希望,在我走十步的时候他能走过来一步,而现在,当我后退一步的时候他会走过来三步,不止保持了距离,甚至还缩短了距离,这是过去的我不敢想像的,但现在,梦已成真,年少时的执念成了现实,这是何等的幸运。
宋铭和穆璇的爱情战线有十年,但所幸结果令人满意,到最后,爱与被爱的人都会死心塌地。